织“网”的人

2019-10-30 15:37   红安县人社局   蔡晓辉

因为到了年末,这几天看到很多同事的朋友圈,发的都是关于“两费”征收的消息,其中有职能部门的公告,也有各乡镇政府召开会议布置工作的图片,转头看到书房里2016年社保局与医保局分设时的一张合影相,勾起一丝回忆,不竟感慨万分。

时光回到20年前的一个炎炎夏日,哪个时候刚刚参加工作不久,当时没有手机、没有摩托,没有QQ、没有微信。真正的交通基本靠走、通讯基本靠吼。和同事黄波前一天通过办公电话联系好县里的一个企业“木纹膜”厂,约好今天过去收取保费,坐在他的“二八杠”后坐往厂里赶。社保局在县城西北,企业在县城东南,整个县城一个对角线,近20里路。现在县城里的一定岁数的人可能还记得,当时县城朝阳巷杏花乡政府门口有个陡坡,路面是个满是石料的机耕路,因车胎打滑我的脚后跟一下卡在后轮钢圈里面,当时两人就摔倒在地,趴起来后,他的手擦伤了,我的脚跟鲜血直流,自行车的钢圈也坏了,两人只好推着车,一跛一崴的走向目的地,等走到的时候已近12点了。结果厂里的财务科长说厂长出差去了,走时交待说这个月厂里很困难,没钱交社保,让你们下个月再来。可怜我们两个毛头小伙,又热又累,只是感觉不到饿,因为满肚子是气。理论了几句,没什么作用,只有灰溜溜的往回走,到下午才跟领导反映情况。后来领导决定,当月该厂退休人员养老金由其自行发放,发放的金额用来抵扣单位应缴的养老金,当时的土办法叫“返还发放”。

1998年,国家为了保障企业离退休人员和国有企业下岗职工基本生活,提出了“两个确保”的工作目标,实际到县级实施起来,也已经到了99年了。后来企业就是没钱交,我们也要保证每月按时足额社会化发放养老金。当时很多企业,包括像粮食、供销这样的大系统,作为领导层面认识普遍不高,对我们上门催收社保不支持,甚至反感。不据实申报工资基数,能少交一点是一点。能不交最好,拖一月是一月。而我们经办机构也没什么行之有效的手段。随着人口老龄化趋势,那一批计划经济时期为国家作出重大贡献的国企人,也逐步到了办理退休的年龄。后来我在办公室曾经接待过一个物资系统的经理,他自已到龄来社保办理退休相关手续,坐在我办公室喝着茶,充满懊悔地对我说:“小蔡啊,当时申报的基数太低了,也没有按时缴费,导致现在退休金也低,真的是不能怪别人。当时应该交的钱在别处随便挤一挤,也不至于现在吃亏啊。”

2001年,国家税费改革,社保费改税,并将企业职工养老保险征收职能移交到地税部门,实行收支两条线管理,我们只负责每月按时足额发放。我清楚的记得在2004年期间,我们就给县政府写过三次报告,因为基金不能维持两个月的正常发放,按照规定我们必须要向当地政府出预警报告。后来县财政拿钱出来才解决了燃眉之急。再后来,养老基金实行了省级统筹,中央对我们这些山区县每年转移支付不少,算是暂时解决了基金收不抵支的危机。

2004年初,国家又出台了新政策,除了企业职工外,个人也能以灵活就业人员、个体工商户的身份参保了。为此社保局还专门成立了扩面接续股,办理相关业务。近几年来,身边的熟人朋友,都相继以个人身份参加了社保,农村的亲友也都参加了城乡居民养老保险,纳入了保障体系。每年到了时间都知道自觉的去缴费,而且现在人社部门也开发有相应的app,足不出户在家就能轻松缴费,在家就能完成退休人员年检。办理参保、转移接续、审批退休等事项,目前在县政务服务中心大厅都能享受一站式服务,即时办理办结。

养老保险的参保对象,从以前单一的国有企业职工到目前,已对国家公务员、企事业单位人员、城乡居民实现了全覆盖。医疗保险已单独成立了医疗保障局,也覆盖了所有人群,让国民病有所医、医有所保。据说国家目前已经在探索护理险,介时保障程度将更大,范围将更广。

20年来的变化,体现在身边的点滴小事上。从上门催缴到主动参保,从服务单一到全方面立体化,老百姓的参保观念从被动到主动,经办人员的服务理念从弱到强,社保方面政策从狭到广。一系列变化,无一不体现了国家对民生保障的重视程度加强。作为社保工作人员,更要加强学习,提高业务经办能力,积极应对社会保障领域的新问题。

现在看着当年的同事们,都在各自的岗位上默默无闻地做着本职工作,耳鬓的白发无声地诉说着岁月的沧桑。其实他们就是每天穿针引线,密密缝织着社会保障网的人。

相关阅读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新
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