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薯刀削面的革命故事

2021-07-29 17:56   永佳河镇北冲村   李保全

红安网消息  红安因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和地理环境盛产红苕,学名红薯,个大、皮薄、肉嫩、味甜、淀粉多。秋天红薯丰收了,除了现时吃、窖藏外,人们还把它加工成淀粉,用陶泥罐子装好,三年不变色,五年不走味。早些年,人们缺粮少食,红薯一度成为主食。改革开放后,人们生活水平的大幅提高,红薯便成为了附属品,以红薯为主要原料派生出来的美食很多,其中红薯刀削面是人们喜爱的美食之一。说起红薯刀削面还有一段神奇的故事。

那是1943年的夏初的一个夜晚,新四军鄂东支队遭到国民党30师驻麻城林店一股敌对势力蓄意袭击,战斗中一位年轻的战士腿部和手臂受了伤,由于天黑他掉队了。于是,他趁着夜色撤退到与麻城交界的红安北冲村的一个山头上,他知道过了北冲再往西就是红安两道(今杏花乡),再往北就是七里坪,到了七里坪就能找到我鄂东支队。抱着坚定的革命信念,他拖着负伤的腿艰难地翻过了桃树坳,坳的西面就是两道的龚家冲。这时天快要亮了,他想:“不能再走了,说不定山下有敌人的探子。”其实他再也走不动了,又饿又累,伤口还钻心地疼痛。他慢慢挨到离龚家冲不远处的一个菜园边,这时天色已经大亮,他摸了摸手中的枪和子弹袋,爬到几棵小柿树下。柿树的枝叶很茂盛,刚好遮挡住了他的身体。

这时,一个老妇人提着篮子慢慢朝菜园走来。待老人走近,他轻轻地喊了一声:“大母……大母……”

老人吃了一惊,问:“你……哪个?”

“大母,我新四军,挂彩了,塆里有狗子没?”

“哎呀!可怜的伢子呀,快快莫做声,快莫做声……”大母又惊又怕。

老人掐了几匹菜叶就匆匆回去了。当这位战士正在忐忑不安时,不一会儿,老大娘却又提着菜篮子来到菜园,警觉地四下看了看,然后来到那几棵小柿树下面,双眼盯着地下躺着的那个人。看到战士的面貌时,她吓了一大跳,只见战士蓬头垢脸,身上都是血……。老人走到跟前,连声说:“可怜,可怜……快吃吧,这是红薯面粉甜耐饿。吃了快走吧……乡公所那几个拐人隔三差五地来塆里收粮收钱……”

年轻人挣扎着支起身来,一看,老人送来用土坛子装着的红薯面,扑面迎来香喷喷的红薯伴麦面香味,他连忙说:“大母,多谢了!”说完,便赶紧吃了起来,吃得滋滋有味。吃完后,战士说:“大母,这红薯面条真好吃,我歇会儿就走。”老人边收拾碗筷边说:“我从地窖里拿出的红薯同刚从地里挖出一样新鲜,用刀去皮削成片同手擀面条一起用大柴火煮熟,当然好吃!你歇会儿后,从这边的邓家冲斜插到干林寺,再往北,那里有你们的人,说不定能找到他们,这条路很少有人走,树多草密……”年轻人点了点头,拿着枪站起来试着走了几步,可是一下子跌倒了,他又站起来,刚迈出一步又摔倒了,他想再次站起来,可是怎么也站不起来。老人疼爱地说:“孩子,你不能走了,这样会出事的……。”年轻人战战巍巍地问:“大母,我休息一会儿再走吧……。”

大娘心疼地看着那个年轻战士,想了一下说:“要不这样,侧面一里多路处的葫芦寨上有一个山洞,你再在这里隐蔽一下午。天黑后,我送你去那里避避。”说完,她就急忙离开了。

快要吃中饭时,大娘给战士送来了一土坛子鸡蛋炒油盐饭给他补充营养, 那个年轻战士感动得流泪。天黑时,大娘送来一土坛子面条等战士吃过后,老人扶着他一拐一拐地来到一里多路处葫芦寨上那个山洞里。山洞很宽敞,四周树木茂密,外人很难发现。虽然已到初夏,但山洞依然很清凉,辛亏老人的屋就在山寨脚下,她歇了会儿,又返回家拿了送来了一床棉被。老人安顿好那个战士后,回到家已到深夜,因为那个年代妇女都是裹脚的,走山路很吃力,再说从老人家到山洞也有一里路程。第二天、第三天……老人都给山洞里的年轻人送来了用土坛子装着热气腾腾的红薯拌面条,有时候还加了荷苞鸡蛋。老人每次都怀着歉意似的地对战士说:“孩子,家里只有这红薯面条了,不知你吃得惯不?”

“大母,红薯面条很好吃,拖累你了,我明天就走。”

“莫说苕话,你的伤口正化浓哩,还要用盐水洗一段时间,等伤势好得差不多你再走也不迟。”大娘一边说,一边用带来的盐水给战士清洗伤口。

就这样,年轻人在山洞里住了50多天,年轻人临走时,老人还送了他一包干红薯片……。

这个年轻的新四军战士就是后来的湖北省委常委,省政府副省长夏世厚同志。

1980年7月上旬,时任副省长的夏世厚来两道公社检查抗旱情况,在听取该公社党委书记汇报时,夏世厚同志突然听到了龚家冲这个名字,不禁问道:“这里有个龚家冲?”又问:“当地是否爱煮红薯面条吃?”党委书记立刻找来了时任龚家冲大队的书记周汝锡作答。夏世厚同志惊喜地问周汝锡:“这个叫龚家冲的塆子后面是不是有个山洞,是不是有一片竹园?有个老人是不是姓秦?现在还煮红薯面条吃吗?”周汝锡一一作答。夏世厚同志高兴地说:“就是这里!就是这里,秦大母、山洞、红薯面条,对!”

旁边的人不知夏省长在说什么,都很意外。后来夏世厚同志将他在龚家冲山洞养伤的经过一五一十地说了,大家这才明白了一切。当夏世厚同志问起秦大母现在怎么样时?周汝锡告诉他,老人早年一个人过日子,前几年去世了。夏世厚同志听说后,当场就流下了眼泪……他们一行匆匆地赶到龚家冲,找到当年他养伤的山洞,洞口布满杂草,他分开杂草进得洞来,此时洞穴依在,却已物是人非,夏世厚同志不禁双眼模糊……

以后每年,夏世厚同志都要来两道龚家冲看望乡亲们,每次离开都要带走乡亲们送的一些红薯和面条。一碗红薯面,一世军民情。夏世厚同志逝世后,安葬在红安县黄麻起义和鄂豫皖苏区革命烈士陵园。



分享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