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听记忆的蝉鸣

2021-05-06 16:02   湖北省红安县大赵家高中   胡晶

“系马西门柳,忆听去夏蝉。”很多人都说,蝉鸣是凄凉、聒噪的,可在我的记忆中蝉鸣,不像蛙叫那样短促、跳跃,而是漫长、高昂、执着、清脆。仿佛听上一曲便如饮清露般的清凉、舒适,暂时忘却了夏的炎热。

现在,夏天还是那个夏天,蝉鸣却变得陌生了。它依然会在我的身边鸣叫,却不像记忆中的高昂、执着。我有些许迷茫了,这究竟是岁月迷糊了我的记忆,还是事过境迁,物是人非,蝉都一时找不着调了呢?

午后,我来到池塘边的槐树下,阳光从密密层层的枝叶间透射下来,地上印满铜钱般大小的光斑。小孩儿们在光斑中穿梭嬉闹,我突然听到“吱——”的一声,内心竟涌起了一阵欣喜,欣喜过后,疑惑涌上心头。我没听错吧?是蝉的声音?当看到小孩们围在一起,好奇地盯着瓶子里的“小玩意儿”时,又陷入了回忆中……

记得小时候,我经常缠着爷爷,他走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后来,爷爷年纪越来越大,更向往悠闲惬意的生活,一个人搬到老家的小院里。我怕他孤单,总往他那头跑。

每每夏日午时,爷爷就会坐在小院树下的藤椅上睡午觉,胸口还放着他的大蒲扇。有一次,我看到了这一幕,忍不住问:“爷爷为什么不回屋里睡?”他笑了笑,摇着他的大蒲扇说:“丫头,你听到蝉鸣的声音了吗?爷爷老了,在屋里可就听不到咯。”蝉鸣?蝉鸣有什么好听的?我一脸不解地看着爷爷。

爷爷告诉我,蝉等了17年才等到他可以生活的一个夏天,就这一个夏天它从泥土中出来了,从幼虫成长过来,等秋风一吹,它的生命也就完结了。它们深知自己的生命短暂,却没有因此而消沉、失落,而是在生命的倒数中,没日没夜地拼命地嘶吼着,诠释着对生命的渴望。它的人生也因为这一刻的嘶吼变得精彩。爷爷说他听到的不是蝉鸣,而是一首生命的赞歌。

当时还小,不太明白爷爷的意思。直到爷爷去世的时候,我如蝉鸣般痛苦地嘶吼着,痛哭着,爷爷却再也听不到了。这一刻,我明白了爷爷对蝉鸣的执着。

“吱——”又一声蝉鸣,将我从回忆中惊醒。转念一想,其实夏天没变,蝉鸣也没变,只是我变了。不知从何时起,我只知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外界的事物没怎么注意过了。这一声蝉鸣,让我彻底清醒了。

我来到小孩的身边,将爷爷跟我讲过的关于蝉的故事告诉了他们。他们似乎也不太明白,却还是打开了瓶盖,让蝉儿飞走了。

今年我刚好十七岁,正是蝉儿出土的日子,我想去爷爷住过的老家小院,寻听记忆的蝉鸣。


分享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