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父亲——写在父亲一百一十周年纪念日

2020-10-20 17:42   .   周小京

2020年阴历九月二十二日是父亲周强一百一十周年诞辰纪念日。回顾父亲的一生,与中华民族的复兴是紧密相连的。为了人民的解放,国家的独立,他贡献了青春与生命。

父亲周强,原名邹远象,湖北红安人,生于1910年农历九月二十二日。1929年2月参加中国工农红军,经历过土地革命、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新中国的建设及文化大革命,历经无数生死战斗。

二十年代末,中国工农红军刚成立不久,尚在摇篮之中,19岁的父亲便追随中国共产党加入了红军的行列,足迹遍及鄂豫皖苏区。与苏区的千百万人民一起打土豪分田地,保卫胜利果实。他经历了白雀园大肃反,目睹了许继慎军长被抓;他经历了鄂豫皖的四次反围剿,浴血奋战;在第四次反围剿失败以后,他又与红四方面军的战友撤离鄂豫皖苏区,随后经历了关系到红四方面军生死存亡的血战漫川关。1932年冬季,红军战士们依然是单衣单裤,继而翻越秦岭,父亲回忆:过秦岭时候曾一昼夜趟过72条冰河,到天亮时才发现双腿被冰冻裂无数血口子。靠着坚强的革命意志,红军越过了大巴山到达川西北。在党的领导下,他与战友们共同创建了川陕革命根据地。在川陕革命根据地,红四方面军由西撤时的一万两千多人发展壮大到十多万人。

1935年3月,红四方面军为迎接中央红军西进,主动放弃川陕革命根据地,强渡嘉陵江,与中央红军胜利会师。随后,红军为摆脱国民党的围追堵截,开始了艰苦卓绝的长征。长征途中,英勇的红军战士们爬雪山,过草地,忍受着高原缺氧,变化莫测的天气,严重的缺粮,寒冷,疾病伤患,还要为了摆脱国民党围追堵截而高强度的作战。更艰难的是由于红四方面军执行张国焘的南下计划,父亲跋涉了三次草地,多次翻越海拔四千米以上的雪山。这期间,父亲在红四方面军总供给部任职。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粮食是当年最迫切的需要,在革命最困难的时候,父亲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他告诉我,当时坚定地举手宣誓,誓言是:走出草地。

1936年10月长征会师后,父亲和战友们还没有来得及休整,也没有时间补充弹药和粮草,又与战友们一起执行中革军委的《宁夏战役计划》西渡黄河,踏上更加艰苦的征程。渡河后中革军委命令过河部队组成红军西路军。当时的西路军将士两万一千多人,占长征胜利后红军三分之一强的主力部队,他们是从鄂豫皖苏区,从宁都起义打出来的英勇善战的老部队,他们都是两过雪山,走过三次草地的红军将士。他们穿的是单衣单裤草鞋,每支枪平均只有十几发子弹,也没有粮食补充。但是他们却靠着优秀的军事素质和坚强的信念,与西北马步芳武器精良的骑兵无日不战,艰苦征战了五个月,最后在1937年3月兵败祁连山。

祁连山是气温零下三十几度的高寒地区,是海拔三千米以上严重缺氧的地区。父亲右脚因为被打伤后又冻掉全部脚趾。被俘关在张掖骆驼店,后来靠双手支撑移动、要饭找到张掖地下党组织,在张掖地下党组织的领导下,联络了几百名红军将士几经周折回到延安。那是他余生都不愿回顾和谈及的艰苦岁月,但父亲仍然选择了辗转千里,抱着一身残躯回到党的怀抱。在延安抗大,父亲据字号“国强”改名为周强,他一生都没有辜负这个强字。

抗日战争时期,父亲又参加了百团大战,再次负伤,此次伤口一直未能痊愈,伴随他到去世,父亲从不呻吟从不抱怨。解放战争时期,父亲一直在晋察冀作兵站工作,1949年解放时到达中南武汉,后转业到地方。

建国以后,他始终保持着老红军的光荣传统,努力学习文化知识,不计较任何个人得失,历经中南贸易部,中国医药公司,商业部,中国科学院,他带着一身伤病努力为新中国建设奋斗。

1970年,父亲在林彪第一号命令下回到故乡湖北红安。那时候老区生活很艰苦,吃水都要雇人挑,但他仍然保持革命的乐观主义态度,安于平淡,与母亲一起种地养鸡。当时的红安十分贫穷,工业建设落后,县里筹建了机耕船厂,主要生产农业耕作机械,但造船需要特种防腐钢材,这种钢材在当时属于高科技产品,国内也很少见,企业生产面临困难,父亲知道后,通过多方联系、协调,通过部队老战友辗转打听到在贵州省能采购到,最后也是在老战友的帮助下,为红安县,为企业解决了关键生产材料供应问题。当时的红安县委对父亲在红安期间为家乡所作的贡献十分的赞扬和尊敬,时常请他去为广大党员干部作政治报告,到学校为学生讲革命故事。我们从小听到父亲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注意影响”,他告诉我们,生活上要艰苦朴素,不要脱离群众,他也言传身教,教会我们如何做人。父亲是一部书,字里行间都是他的故事和言行,从这部书中我们懂得了什么是红军精神!

1976年,在胡耀邦同志的批示下,我们全家回到北京。原来的住房没有了,全家三代人挤在不足四十平米的住房里,刚住进去又逢唐山大地震,全家都搬到外面防震棚中生活。当时国家百废待兴,父亲从不为自己和子女向组织提出任何要求。我们非常心疼年迈的父亲,他流血奋斗一生却没有一个安栖之地。他却对我们说:“天下不是我一个人打出来的,我没有权利向党伸手!”这是何等的高风亮节!这是真正的共产党人!

1985年4月16日,父亲因患肺炎几经抢救无效,离开了我们,享年75岁。父亲病重期间,中国科学院的领导前来看望他,他让我们堵上已经切开地气管,艰难的说:“我没作什么工作,组织上却为我花了这么多钱 ……”,父亲流下了眼泪。那是我们做儿女的第一次见到父亲流泪,在场的无不唏嘘。现在看来,一两万元的医疗费不算什么,而在父亲的心里却沉甸甸的,因为他的心里只有党和人民的利益。

回想父亲的一生,数十年戎马生涯,数十年为党为民尽忠,他虽然没有将星闪耀的光环,但他无愧于一个大写的人,他永远保持了一个共产党人的初心!他是永远的红军!也是我们心中永远的丰碑!

相关阅读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新
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