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别山红色家风故事展播之二十九——周世忠

2019-07-29 16:39   红色家风办公室  

生前尽忠  死后尽孝

——周世忠的家风故事

周世忠(1918年-1992年),原名周诗忠,乳名海清,湖北省黄安县(今红安)人。1930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2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连政治指导员、营长、副团长、旅副参谋长、军分区参谋长、团长、团政治委员、副师长、师政治委员、军参谋长、军事学院高级兵团战术教授会主任、高等军事学院合同战术教授会主任、福州军区参谋长、福州军区副司令员、通信兵部主任、武汉军区副司令员等职。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是第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中国共产党第十二届中央委员、第十三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原中顾委委员。新中国成立后,他多次回乡看望母亲,全心全意照顾老人,留下一段“生前尽忠,死后尽孝”的感人故事。

对党忠贞不二

大革命时期就参加了革命的三叔周春山,对周世忠的人生道路产生了很大影响。1930年春,黄安县二程区(六区)成立了苏维埃政府,六区第八乡苏维埃政府就设在周家院子附近的王家田祠堂,周诗忠的三叔周春山当选为第八乡苏维埃政府主席。穷苦的农民在苏维埃政府的领导下,打土豪、分田地。平日那些骑在穷人头上作威作福的老爷们一个个变得老老实实的,而往日的庄户泥腿子们个个扬眉吐气、当家作主。周诗忠看到这些变化感到新奇和兴奋,就成天跟在三叔周春山的后面,要求三叔给自己分派革命任务。不久,乡苏维埃成立儿童团。经三叔介绍,周诗忠参加了乡童子团,并担任童子团长,在1930年10月又把他送到队伍中(他刚满12岁)。三叔给他改名为“世忠”,期望他对党对革命,一生一世要忠贞不二。从此,周世忠踏上了坎坷漫长的革命征途。

长征路上怒毙敌团长

1935年7月,鄂豫皖省委及红二十五军领导在沣峪口召开紧急会议,做出了配合主力红军行动,西征北上的决定。7月21日,红二十五军离开白水镇东进,在泾川县城以西的王村翻越王母宫塬徒涉汭河时遇到敌第三十五师一0四旅二0八团计1000余人。周世忠跟着营长郎献民奔跑于各连阵地之间,凭借房屋、窑洞、土堆、沟坎与敌人展开激战。战斗中,军政委吴焕先不幸身负重伤。这一噩耗更加激起周世忠与广大指战员对敌人的无比仇恨。他们将悲愤凝聚在大刀上,与敌人进行了殊死的拚杀。

突然,周世忠发现一名骑着白马的军官正在不远的山坡上指挥战斗,便迅速拔出驳壳枪向他射击。由于距离远,周世忠第一枪只击倒敌军官所骑白马,敌军官随马应声倒地。顽固的敌酋虽然被马压住身子,却仍然抽枪连连向我红军战士开枪。周世忠又迅速果断地向他连开两枪,终于将其击毙。敌指挥官一死,马上乱了阵脚,很快被红军压到一条烂泥沟里,将其全部歼灭。战斗结束后,团长张绍东从敌军官的口袋里找到一枚铜质图章,才知道被周世忠打死的是敌二0八团团长马开基。在这场重要的战斗中,周世忠打死敌团长,为击溃敌二0八团起到重要作用。为此,他受到军首长徐海东的表扬。

回家孝顺老母亲

1930年后,周世忠参加革命,母亲李少青只身前往汉口的洋人烟厂寻找丈夫周茂银,后失消息。1953年6月,时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学院高级兵团战术教授会主任,高等军事学院合同战术教授会主任的周世忠,经刘伯承院长的批准,回乡探亲。20年过去了,当年的放牛娃如今已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一位高级将领。20年中,他失去了父亲和兄弟,再加上还有下落不明的母亲。晚上,在昏暗的梓油灯下,乡亲们都涌到了周茂金家来看望这位离家多年的将军,望着济济一堂的乡亲们,周世忠动情地说:“十分感谢各位父老乡亲对我的关心,我在外从军多年,家里的事多亏你们照应,现在我父亲和兄弟都已不在人世了,唯一可能活着的就是我母亲,根据我大伯和少山兄弟的推测,我娘如果健在的话,很有可能就在武汉市内。这次,我回南京时,准备请《武汉晚报》登一则寻母启事,同时也拜托你们在乡下继续打听,我相信我娘一定还活在世上。”周家亲戚寻母时,从同乡人那里获知,老人在武昌一带帮佣为生,生活十分艰苦。几经周折,于1954年夏天在武昌大岸咀附近找到了李少青,并将她接回周家院子。得知母亲健在的消息,周世忠忙让夫人张英赶回红安,将母亲接到南京。

母亲来后,虽然工作很忙,但周世忠每天都亲自过问老人的衣食起居,一有空闲,便同老人坐在一起拉家常,忆往事。尽管儿子、媳妇十分尽孝,可老人却不适应荷枪实弹,紧张神秘的军营气氛,住了大半年,便吵着要回老家。周世忠见母亲实在留不住,只好给二程区政府寄去500元钱,请他们在周家院子盖两间瓦房。安排妥当后, 才将母亲送回老家,并且每月准时给老人寄去生活费。此后,无论周世忠走到哪里,即使自己不能回红安,总忘不了吩咐妻子、儿女到红安看望老人。

1975年9月,周世忠调到武汉军区担任副司令员的职务, 他再次将母亲接到身边,谁知老人在武汉住了一年多时间,便又嚷着要回家。不久,二程区委的阙裕安同志来汉口看望周司令员。在老人的一再要求下,周世忠只好同意母亲回乡居住。临行前,周世忠将阙裕安拉到一边,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感情,说道:“现在条件好了,我想伴着我娘度过她的晚年,既然娘决意要回家去,那也只能按娘的想法去做。只是老人年事已高,这次回去后,我想让她一个人在周家院子住怕是不可能的了,这只有麻烦区的同志,看是不是请你们帮忙,给老人在区里租个地方住,然后请个人招呼她,按她自己的生活习惯过,钱不够就跟我打招呼,这样的话,老人有什么事离区里近,与我联系也方便些。”“此外,老人如果有病,你们要敦促她上医院,她不爱吃药,而且忘性大,这些你们要给招呼她的人交待清楚……”此刻的周世忠,完全不像是一个统兵的将军,而是一位多情、耐心、细致的孝子。

老人回乡后,便住在区政府里,莫看老人的儿子是个司令员,可她的生活却十分简朴。平日总是粗茶淡饭,奢移的时候,恐怕也就是菜碗里多一点皮子、豆腐。两个月后,将军在公差途中,又顺便到二程区政府看望母亲,这也是将军最后一次见到母亲。在区政府里,将军向招呼老人的姑娘艳伢,详细询问了母亲的生活情况,陪在一旁的区委同志笑着对将军说:“回来后,老人家的心情还是不错的,就是日子过得比较简朴,前天我还笑着跟她说,老人家,您儿子当司令员有钱咧!您使劲地吃、不要紧的。可老人家说,没得钱咧,世忠屋的一大家子人,开销几大咧!再说有点钱也都是把得我了。”听着区委同志的一席笑谈,将军却没有笑。此刻,他的心里就像是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一齐涌上心头。他转过脸,对母亲说:“娘,你都这把岁数了,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从这个月起我每个月寄40元来。”老人刚要推辞,将军马上对她说:“娘,您不要说了,我这个当司令员的,如果连自己的亲娘都养不好,不光是我的良心过不去,就是在世人面前我也不好交待。”

1992年清明的一天,遵照周世忠将军的遗愿,周昌顺带着父亲的骨灰回家了。“叔,爸爸生前特别交待,让我把他的骨灰带两把回来撒在奶奶的坟前……”周昌顺哽咽着对周少山说道。从此,李少青老人的坟前多了两棵柏树,在每棵树的下面,都撒了一把将军的骨灰,周世忠和母亲终于能够永远的在一起了。如今,柏树蓬勃地生长着,它用勃勃的生机向人们讲述着一位共和国将军“生前尽忠,死后尽孝”的故事。

相关阅读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新
来说两句吧...